h1

will today be the last and ever day to my peaceful life???

四月 18, 2014

With FIL passed away MIL has no where to go and “has to" join my life here…

after so many years of seeing real life examples of how MIL and DIL fought against eachother, is my turn coming? I have not thought it will come so quickly. I really do not hope she to come into my life so soon. 

She didn’t raise me, she didn’t nurse me and has not taken care of me any single day of her life – I could endure her with my good will. But WHEN WILL IT END? 

 

I have seen so many DILs passed away way before their MILs did. Maybe it will end at the end of my life. 

 

have to endure? or fight to end it? 

 

i hate it. 

 

h1

2014年前夕

十二月 31, 2013

2013風一樣的過去了。生活就像脫胎換骨一樣的改變。。。可樂來到我的人生里,充滿著最美好的擔憂。

2013是我在個人事業最懶散的一年,幾乎毫無建樹日日懶散養胎帶娃。。卻每日驚喜。生活就是這樣,仔細過了,每個細節都很喜人。匆忙過了卻要記得中途休整回味。

2014從新起步。新媽媽,新事業。也許生活秩序也要變動。。慢慢來吧,走一步看一步。總能把日子過好的是吧?

h1

12 April, 2013 15:44

四月 12, 2013

那天在轻轨车上那个男的惊惶让我觉得不安。

他坐在优先座位上,东张西望,一脸陌生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我甚至可以一眼看出他所来的国家。

我仔细挪到他前面,不是为了让他站起来让座,只是因为优先座位前面一定有一根扶手的柱子。四个半月的身孕其实站个十分钟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有可以扶的地方。

就在我站住脚的一秒钟,好心的一个乘客突然问我“do you need to sit?”。我笑笑没说话。她也是站着的哪里来的座位让给我。然后她叫那个坐着的男人"can you give your seat to this lady?"他一脸迷惑惊惶样,左看右看,那个女人做了个手势让他站起来,并指了我一下。他慌慌张张的站起来,仿佛怕得罪了什么重要人物似的。压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我只能很诚恳地看了他一眼,说谢谢。

多少新加坡人在我跟前的优先座位上对我熟视无睹,看着我上车站在他们身边就开始马上睡觉,低头看手机,甚至把我从头到脚打量看我是不是站不住脚。看到我不像要晕倒的模样就翻一个白眼接着坐。完全没有人站出来说任何话。这个巧合巧的我不得不相信是因为就座的那个男人是中国人。当然我不质疑那个站客的好心。但在这个国家我很清楚我们这些来自别的国家的人,这些不在这里出生的人,总是招揽着异样的目光。

新加坡人是含蓄的,所以他们不直接叫骂,他们只是对自己的丑陋选择无视,把挑剔的眼光投向外来的人。

我不过就是个还未到笨拙的站不住的孕妇,不过就是个看起来像新加坡人的已经移民的但出生自中国的人。有一次还需要挺个肚子在轻轨车上给老人让座,因为一车人都是一脸横,熟视无睹。无所谓的啊,真的,我已移民,如果中国人多年的陋习我已经包容了,你们这些我也可以很宽容看待。

但是请你们不要故意挑剔刁难那些背井离乡,人生地不熟的人。他们眼底的惶恐,说明他们不是故意的。而你们眼底的得意和道貌岸然,还有那些坐着故意睡觉的厚颜无耻,在我眼里就和在中国随地吐痰随地大小便的行径没有很大区别。

h1

22 February, 2013 17:36

二月 22, 2013

总觉得喝玫瑰花茶特别的女人。心情自然也比较轻松。星期五下午总是不那么能认真工作。一心想着快点能回家。

今天11周1天。下周二去做OSCAR。

我其实还很自信。我相信一切是顺利的。更多的是心情,不知道怎么调整自己的状态。2012年具体大事做的没有2011年那么轰轰烈烈,生意卖掉了。生活平静了。到处出差,走马观花,走遍那些危险国家。自己一个人。。从来没有想到会害怕过。就知道自己能安全回家,每次脚踩在地上,心里就很踏实。所以墨西哥,菲律宾几次,印度尼西亚几次,泰国几次,马来西亚好几次。。。香港,上海,广州。来回穿梭。年底业绩爆表,翻了前三季度的盘。中间好几次动过换工作的念头但又觉得还时候未到,按兵未动。

妈妈问我这份工作我做的心顺不。其实是不顺。公司策略不佳,管理不过了了,即便我是一个工作狂,也有一天会撞板,然后士气直落。

但是我还算是能够把心沉在肚子里,细心警惕周围变化的一个人。

现在,我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了。今年可能很难到处跑。我也不想跑了,怕有什么危险。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的生活正在发生一场巨大的变化。静静的。我必须保持沉默,在这场变化中,保留自己最好的状态。

不言放弃。

h1

摇篮文学梦

十一月 29, 2012

向南的窗。阳光洒满脸。

我也是只能想。缓缓的想。不明白我的路究竟会怎样。

昨夜梦回竟然清楚地看见初中时代学长学姐们办的文学社刊物“摇篮”。而且我居然梦见这个摇篮虽然在当时被学校勒令停止了之后,后来又变成学校官方开办的一个课外活动项目。“借尸还魂”那般。我想翻找我当时刊登的诗,可是找不到了。

醒来我就怎么也睡不着了。摇篮文学社在那个年龄的我的心里是很有象征性的。它象征一种叛逆,一种自由,一种文化,就好像五四运动一样,还有一种成长。它被扼杀了以后我心情一直很不好。这多年来我已经几乎忘记这个文学社了,在新加坡为求生,我处处求天下大同,所有的阶级斗争好听点说就是完全没有悬念。所以我心里叛逆的种子已经石化。忽然这么一梦,好生是吃了一只活苍蝇,又像是石化的种子突然活动了一下,缚手缚脚的僵硬。说不出的难受。

昨天满月月食在双子座。占星师说这象征着全新局面的开辟。我做了这么个梦。到底在想什么。

最近看张爱玲的故事。不是她的文字,而是别人的笔下出现的她。她说英雄历史时代的故事太大,难以驾驭;倒还不如写些平凡人的故事。又仿佛回到小时候,妈妈教我观察行人,告诉我每个路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让我看,让我猜。路人… 其实离开家里之后少年时期的我对路人大都冷漠对待。一段时间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独来独往。写些无病呻吟的东西。现在的我看世界,越发的直观,越发的物质。

我的文学梦已经死掉很多年了。

昨晚梦起,真的很难受。

我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h1

弱者,女人

十一月 23, 2012

弱者, 女人

前些日子去录新加坡政府的一个口述历史的项目。完全出于自愿,没有报酬。只是觉得为这个国家的历史,我始终也留下了一点痕迹,代表了一部分移民。

录音需要从小时候说起,我很努力的回忆过去的事情,很努力的回忆,却也总要忘记一部分细节,怎么也想不起来。可是回听录音,我却发现我说出的很多是完全无足轻重的细节,细微到衣服上的印花,学校讲义的纸质等等。一边录我就一边想起多年前的那个不服输的小女孩。从小只要有人跟我说,女孩子天生做什么会输给男孩子,我便是要去做。有人说女孩子小学成绩好,初中成绩就要坏了。回想我整个义务教育九年,我一共就真正读了一年书,疯也似的玩了八年从学校田径队到疯追漫画到传阅言情小说到自己动手写小说到学画画学吉他参加文学社当杂志社学生记者,顺带还要谈一场在九十年代尚且很罕见的早恋,十三四岁那年的夏天。…… 初中最后一年狠读,结果看似故意,或本无心的颠覆了这个说法。还有人说,男孩子理科好,不要比女孩子好太多,我不信,很偏执的叛逆,就像下意识挑食一样故意去讨厌历史讨厌政治课,故意把语文作文天马行空的写,几乎都带着争议勉强不跑题,还有几次不及格。还要很偏执的在大学学工科。

我想我是幸运的… 还没有沦落到带着爷们坚强表象和寻求童话的弱女子天真内心,成了一代剩女,我至少还长了一张比较女性化的脸,和典型娇小的身材,迷惑着男生们"天生怜悯"的心。并且因为从来不信被动的感情,每每都会黑白分明地去喜欢,和去拒绝。

也许成长就是一次,把青涩的偏执磨平的过程。亚洲的女子大多还是相对弱势的。至少心理上,至少那些我碰到过的。所以我也开始学会接受,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很多男女,男生带着怜悯而女生带着崇拜去恋爱,前者内心有一个楚楚动人的弱小可人标准,后者心中有个细心体贴高大威猛的英雄标准。所以当两个人熟络了,女生会因为男生不够细心体贴而发飚,而男生会看着眼前这个发飚的女生再也怜悯不起来。真狗血,真俗套。还有,真常见啊……

日前与女友碰面。她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一坐下来絮絮的聊起天,话题马上就变成她未婚夫怎么不顺心遂意。她开始焦虑,开始不确定是不是要结婚。婚礼已经早定下在一个月后了。房子两年前也已经定了。剩下这个月她希望男方能快点从家里搬出来两个人开始一起独立生活。可是未婚夫说,他想留一部分东西在家里,在分几次回家取。他父母不喜欢这个女孩子,并且是没有缘由的不喜欢。世界真得很不完美,不是吗?这件事在我眼里其实也并不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可是作为准新娘子,焦虑底下所有遭遇都在放大。有点吃惊,因为我从不觉得这个女友是个弱小的女生,她的个性就像辣椒籽一样虽小却辣,嘴巴里永远不饶恕别人。

在这里,我发现了从小一个人生活的我忽略了一件事……如果过去二十多年一个人一直和父母一起生活,从一个习惯备受照顾的环境下忽然变成独立生活,这个过程实是惨不忍睹。我这个女友就是。对于她这个未婚夫,她还带有接近童话的想象,她觉得结婚只是一个从被父母照顾,到被丈夫照顾的过程。所以他迟迟不决断的从家里搬出来,让她很恼火,很失望,也很激动。她觉得这变成一场自己独立的斗争了,变成一场抢人的比赛,被抢的这个人还心不向她。日后的生活是要多么无助孤独。

说着说着泪花就泛起来了。其实这两个真真在我眼里是一对璧人。男孩子脾气很好,不生气,却有担待能照顾人的模样;女孩子天性活泼天真,有点女性的琐碎和娇嗔,会撒娇还相对坚强独立。虽说不是完美童话,但是也接近了。也许因为是外人的缘故我看得比较真切。人都是凡夫俗子,没有童话里娇小孱弱的公主,也没有童话里勇猛威武的王子。凡人都有父母,父母这层关系是血缘关系,不论感情多么差,吵翻了天,断绝了关系,血缘就是客观存在的一个联系。凡人都有脾气都会害怕。所以男生碍于血缘关系带来的情感,女生焦虑害怕,两个人很难互相理解。但是说得那么激动我也只好就着她的话,把道理缓缓说一说。

跟她说完,我又开始想。翻天覆地的想。其实就连张爱玲那样有个性的女人碰到感情也要“低到尘埃中去”,还要在尘埃里开出花来,这已经没有床前明月光了,生生的就是一粒饭粘子!现实和想象真的有那么远,写出朱砂痣这样清高故事的才女怎的见到爱情就甘愿立马被拍到墙上成了那抹蚊子血。

再坚强的女人也是女人。也会累。这就是为什么在女上司眼里,会讨巧的男下属这么吃香。都是弱者。真的。我早就接受了。

h1

老闆

十一月 10, 2012

老闆是一個很神奇的生物。能夠三言兩語讓我忽然又覺得很有希望。

他來之前我還很惱火,不知道他要來幹什麼。實驗室的瑣碎雜事多如牛毛,做好了沒有人賞識,做壞了大家都記得。我已經情緒化了很久,忍著一顆定時炸彈很久。

美國老闆,或者是剛好這個老闆。他真的是人才。也許他無法提供任何技術上的援助,無法在細節上給你建議,但是他卻給你畫了一張很美好的未來圖,肯定你的貢獻,並且跟你分享他的工作,還有怎麼一起創建未來。不說架子了,我都忘了這傢伙是我的老闆,他還能和我一起分享他的看法並說如果那誰誰無法兌現他的承諾,他就不撈了。戰線統一,感覺就是個出生入死的同伴,不是老闆。

就此。我留守多一年。

此生我不是尋找一個飛黃騰達的機會,不是尋找一個讓我平步青雲的職業。我只是在不斷尋找生命感受,增加閱歷。但是三十歲是個分水嶺。我不然就尋找一個適合生活節奏的工作,不然就尋找一個精彩紛呈的經歷。如果真像他說的那個未來,未來三五年我們能走到那個地步。我給你鎮守亞太又如何。我就不走了。

關注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d 位部落客按了讚: